主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邮箱
当前位置:首页 > 广电资讯 > 

《论道》:世界最好的高铁在中国

2015年01月12日 10:51 来源: 贵视网

《中国高铁驶向何方》录制中

“其实坐火车对我们这代人来讲是很痛苦的一些经历,那个时候我从贵州大学毕业到北京来,每年去探亲那简直是一场战斗。”1月12日播出的《论道》节目当中,谈到中国铁路的发展状况时,嘉宾主持龙永图回忆起60、70年代从北京到贵阳坐火车的情形,不仅时间长,要两天三夜,而且火车上的环境也很糟糕。龙永图表示,如今有了高铁,在路途不是太远的情况下更愿意乘坐高铁。

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教授纪嘉伦

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教授纪嘉伦认为,铁路长期以来运能和运量总是在矛盾之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修建铁路是很费钱的事,“假如说我们举个例子,我们有十个亿可以建一个很好的工厂,如果你拿十个亿来修铁路几乎没有什么用,你修个十公里八公里的铁路没有什么用,所以铁路一投就是几百亿上千亿,铁路投资大概长期以来都在六百亿左右,六百亿对铁路来说只能修几百公里。”从2004年开始,国家把重点投资投向铁路,仅2014年已经达到一万一千亿,投资力度大是高铁发展起来的原因之一。纪嘉伦用“华丽转身”来形容中国高铁的发展速度,并表示这是“很多人都没预料到这么快的发展”。

 

观察员在现场发言

我们需要怎样的高铁?

对于普通人来说,最关心的话题是高铁的票价问题。那么从票价的角度来看,修普通铁路和高铁哪个划算?嘉宾主持龙永图认为从收入群体来说,当前高铁的消费会存在一定的差距,“我们铁路现在并不全是高铁,大部分还是一般的铁路,所以中低收入的群体这个铁路网络还是存在的,那么高铁满足部分中高收入群体,或者有些特殊需求的群体,所以我觉得在我们中国这样大的国家,存在着消费群体非常庞大的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建高铁还是划算的。”

嘉宾纪嘉伦表示,修高铁划不划算不能简单地用票价来衡量,也不是单单的经济帐可以衡量的。“因为铁路的生命周期很长,一般一条铁路都是六十年到一百年要使用,另外作为国家的基础设施来说,要考虑它整个给国家带来的经济效益,把沿线经济带活了,这个应该是国家要适当的补贴。”

龙永图、纪嘉伦与观察员合影

龙永图赞同纪嘉伦的观点,他表示:“这个观念很重要,就是因为铁路沿线经济整个整活起来,而且都带活了增长,大家都知道要想富先修路,所以这个铁路你不能完全算经济帐。”

2014年12月26日,龙永图的家乡贵州开通了贵阳至广州的高铁,对此龙永图表示欣慰,他认为这对于贵州来说是和中国最富裕的地区联系起来了,“这样对贵州的经济确实是打了一个强心针。当然老百姓想的最多的就是出行方便了旅游方便了,因为贵广路它沿途有很多风景区,包括桂林包括贵州的几个大的风景区,可以形成一个非常重要的旅游带。包括我们贵州的一些领导在设想,我们要实现所谓跨越式发展就要引进一些高端人才,但是贵州过去很闭塞,很难引进高端人才,现在我们甚至可以设想我们在贵州聘请一些珠三角的高端人才来,他们可以住在广州,他们到我们贵阳来上班都可以。”

两位嘉宾都认为,贵广高铁开通,带活的不仅仅沿途的旅游业,也促进了两地沿途的商业交流,像这样的一些价值就是经济帐所无法能衡量清楚的。至于票价问题,纪嘉伦认为,人们是逐渐能够接受的,“这会有一个过程,为什么呢?人的收入逐渐提高了,如果再提高一点,可能对对铁路票价问题可能就议论更少一点。”

录制圆满结束

最好的高铁在中国

节目现场,纪嘉伦表示:“通过这几年中国铁路采用的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同时借鉴国外的经验,站在国外最先进技术的基础上进行发展,所以几年时间中国铁路已经进入世界最先进行列。”2014年纪嘉伦曾到意大利、法国、德国这几个国家去,亲自看过这些国家的高铁发展水平,对比下来他认为:“我感觉他们的地铁、高铁比咱们差多了,咱们是在最新的技术上发展起来的。”世界总的高铁数量是21400公里,一共16个国家有高铁,其他15个国家和地区包括台湾,总的高铁数量是10400公里,中国是11000公里。从公里数中国上已经远远超过世界其他国家,质量上也达到世界最好的。那么,对于邻国日本也是这样的吗?对此,纪嘉伦表示:“要从单项来说咱们不亚于日本的新干线,咱们的速度,咱们的动车质量,比如咱们的A380这个动车组已经得到美国的承认和美国专利局的认可,我们都可以出口。”当然,尽管中国高铁已经是最好,但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还是比较激烈的。

嘉宾龙永图对中国的高铁表示非常自信:“我们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所以我们中国这个大的市场就决定了我们可以培育最好的高铁技术,再加上我们中国是个大国,综合国力很强,所以可以消化大投资,等到三十年四十年以后再来收回,咱们得有这个气魄。”

如何把最好的名片递出去?

高铁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其实也是国家的标准之争,中国的高铁虽然已经做到世界最好,但它毕竟是中国的标准,要大幅度走向国际市场还需要怎样克服阻力?

嘉宾纪嘉伦表示:“中国标准没有得到世界普遍承认,比如我们给西班牙建立铁路,这个当时中标以后,一百多公里,然后完全用欧洲标准,我们采购了很多东西都是中国标准最后不行,你要用欧洲标准来采购,这可能遇到很大的障碍。为什么?欧洲比方说他们铁路都几十年了,国际铁盟有标准都制订了,我们中国铁路才几年,所以中国标准打出来要有一定时间,最好在第三世界国家先有一个样本,逐渐得到承认,所以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也就是说,要把中国标准打造成国际标准,中国现在急需在国外有一个成套设备的样板。“同时要考虑到几家的竞争,你不要盲目的说我现在世界第一了,我就不怕竞争了。那么你自己的标准问题,你的升级换代问题要考虑到,而且你的知识产权要注意到,同时还有你的维护,维护谁来管理?你像咱们的高铁每天比如京沪高铁,每天第一趟车是空车要走一遍,每个定时要有一个轨道医生的列车专门检查线路的稳定性。同时还有人才培养的问题,所以这些都是将来遇到的一些问题,不要光考虑很顺利,会有反复的。”

对高铁国际市场的推广,纪嘉伦还表示:“现在我们国内也请了各国大使、外国首脑都乘坐京津城际350公里列车高铁,北京到上海很多人都乘过了,国外反应很好,包括英国伦敦市长,他们说咱们像玛莎拉蒂一样速度,噪音就像猫一样叫唤,评价非常高。”

两位嘉宾在节目最后透露,我们最需要的国外全套技术样版是很有希望在墨西哥或者泰国展示出来。中国铁路从华丽转身为世界最好的高铁,技术创新之道在于什么?如何推动高铁走出国门?更多精彩敬请关注贵州卫视1月12日晚22:10播出的《论道》--《中国高铁驶向何方?》。(作者/王云 摄影/陈显忠)

(完)
初审编辑:孔薇
二审责任编辑:孔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