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邮箱
当前位置:首页 > 广电资讯 > 

《论道》 2015:新常态下的中国与世界

2015年01月19日 11:24 来源: 贵视网

张晓强、李稻葵、刘克崮等多位专家做客《论道》

 2015:新常态下的中国与世界

清华全景

“15年经济下滑的压力比14年还要严重吗?还是差不多?”在1月19日播出的《论道》特别节目一开始,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就向节目现场嘉宾提出这个问题。

“我个人觉得不比14年宽松。”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执行副理事长张晓强首先提出他的看法,相比而言,2015年的增速不会比2014年强,因为“大宗商品价格像铁矿这些下跌以后,原油去年12月11日纽约跌破60美元,今年1月6日又一次下跌,跌破50美元,反应出全球在供求角度来看,需求这方面是很弱的。”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中国是这些重要大宗商品最大的进口国,大幅度下降对中国总体肯定是利大于弊。

中国世界经济学会会长余永定表示:“中国现在确实进入了一个新常态,这新常态有一系列基本特点,比如第一个经济增长速度下降了,第二我们要改变我们的增长方式,第三我们要改变我们的经济结构,第四我们要改变我们的资源配置方式等等。我觉得这就非常好的。当然我们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特别后几项作为代价,经济增长速度是要下降的,我们应该容忍、欢迎这种下降。”

“我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下来,十分正常,”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刘克崮表示:“经济是有周期的,中国自己的经济有周期,该到下的时候,世界的经济也有周期,它现在也不太好。”

世界银行中国蒙古和韩国局首席经济学家Chorching Coh表示:“首先认识到的中国经济结构正在变化,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我想这是可以接受的,而且我们也预期看到了中国的经济会放缓它的增速,中国领导层的这种认识是一个好消息。”

“新常态下对15年整个经济,特别中国经济的发展还是比较乐观的。”嘉宾主持龙永图对Chorching Coh的观点表示赞同:“中国经济放缓是一个意料之中的事情,对大家来讲并不是意外,中国经济新常态的实质性内容来讲,并不看放缓这一条,更重要是经济转型,创新驱动等等积极的方面。总体这样觉得经济放缓还是不必担心的。”

清华拼图

油价下跌,消费税为何上调?

能源价格的下降有没有可持续性?对此,嘉宾张晓强表示:“我自己的判断是今年上半年进一步降低,总体看应该比去年水平肯定低一些。”对于油价在连续下降的同时为什么又增加了消费税,张晓强表示:“财政部和税务总局的公告我看到表述是说,通过这样一个价格下降的有利时机,把成品油消费税提上去,有利于促进节能,因为中国石油消费增长的非常快,油价高一点,可能消费就稍微抑制一下,同时他提出来收到的这个钱要把它用于节能环保和发展新能源,当然我希望确实如果说收到的这个钱,一千多亿真正能够把它投到这个里边。”

嘉宾Chorching Coh也表示:“对其他国家来说,应对这种交通拥堵的办法,就是提高成品油的消费税。”

“我们和欧洲、和日本比,我们的税负比他们低的多,至少低一半到一多半。也就是它们是我们的一倍到两倍,所以中国的消费税提高税负是十分正确的。说到节约能源,大家笑,为什么笑?笑就是笑在局部上了,因为你觉得怎么用这个方法节约能源,不可思议,想宽点就可思议了。”嘉宾刘克崮向大家介绍,消费税是一个特殊的税,“美国人消费税、增值税怎么着,我去过美国,美国没有增值税,税收90%是直接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社保税,加起来接近90%,至少80%多,中国间接税、增值税40%多,消费税、营业税占60%多,所以税制结构不一样。最重要消费税提高的目标,一抑制资源过度消耗,二抑制对污染的添加,第三,也就是刚才世行女士启发我的,西方普遍的交通拥堵,是采用提高消费税,中国人还没有把这个当主要的,因为这是地方的事,我认为这三项都是非常正确的。”另外,刘克崮还表示,提高资源税消费税和提高油品的消费税与油品的价格是不同的两个概念,是总体中的两个局部。“你又要抑制资源,又要保护环境,又要解决交通拥堵,这是并行的。消费税应该提高,什么时候提,油价很高的时候,老百姓已经觉得很难接受了。油价低的时候,比如我上个月支了80块钱,油价下来了,70了,没感觉的时候,油价还是80,那10块钱就让新增消费税拿走了,但油价与消费税是两件事。”刘克崮认为,换位思考,选择油价下降的这个时机上调成品油的消费税是最可以理解的。

俄罗斯需要的是支持而非救助

“这次卢布大跌给国际社会振动非常大,俄罗斯、莫斯科大家非常淡定,没有像我们所说的那样,这点看俄罗斯还是有波澜不惊的这种心理状态,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在不同时期的波动。”中国社科院边疆史地研究中心主任邢广程表示,这次卢布大跌的直接诱因就是西方制裁,最重要的是石油价格的大跌。俄罗斯这个国家它经济发展的趋势是和国际石油价格紧紧捆绑在一起,这不是一个好事,非常遗憾的是普京这么强势的总统也没有破解这个难题。

那么,俄罗斯现在的市场经济体制和政府,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嘉宾邢广程表示:“我个人觉得俄罗斯它经过休克疗法之后,搞了大规模的私有化,俄罗斯的经济我个人认为是一个市场经济。卢布已经可兑换了,可以自由兑换,市场经济的因素宏观上没有太大问题。”他还透露,这次卢布贬值是俄罗斯政府的既定方针,主动贬,目的是为了促进出口,他认为普京政府对这一点也看的很清楚,只有走市场经济的道路,俄罗斯才能走向国际社会的主流国家。

近来,针对有关中国对俄罗斯是否应该出手相救等林林总总的说法,嘉宾邢广程对此表示了不同意见。“很有意思,俄罗斯开关于中国关系的一个研讨会,我们争论的倒非常激烈,中国应不应该救俄罗斯,两种观点都有,有的甚至还提和俄罗斯结盟。而俄罗斯专家谈起这件事的时候,他们很奇怪中国会有这样的想法,俄罗斯没有提过中国人要不要救他们,并且俄罗斯明确表态不需要中国的帮助。它的驻华大使特别接受了《环球时报》记者的采访,说的非常清楚,俄国不需要中国的资金的援助,但需要中国的支持。”邢广程进一步认为:“它需要各种各样的支持也好,援助也好,但是涉及到一个大国的自尊心理问题,即使有很大的困难,他在和我们提要求的时候,也会相当委婉。”他以2008年的金融危机为例说到,俄罗斯当时也是发生了非常严重的金融危机,但是普京和梅德韦杰付很多场合都不谈,“我们知道08年10月底的时候,一桶石油降到了40美元,俄罗斯确实撑不住了,主动提出来跟我们合作,也不说要钱支持我,而是搞一个项目,就是贷款换石油计划。以前都谈不下来,但是在非常危机的时刻,这个问题解决了。”

因此,他表示,我们跟俄罗斯打交道的时候,其实就是做一个相互的互动,很可能通过各种各样的一揽子项目,相互协作来解决一些问题。包括今年中俄天然气管道问题谈成了,这就是一个两国在非常危机的时候,通过深度的合作,来互利互惠,达到双边的共赢。对此,嘉宾主持龙永图表示:“吃了个定心丸,我们很着急,俄罗斯倒很淡定,这是好消息,俄罗斯这个国家历史很长,绝对不能低估这个国家抗风险的能力。”

增速下行 地方上有何担忧?

新常态下,经济下行但仍需确保底线,这是许多经济界人士的共识。如何稳增长,这也是各级政府面临的一项挑战。那么,15年会不会出现新的经济方面重要的事件或者新发生的一些变化?

就这个问题,嘉宾张晓强表示:“我自己很关注的一个是关于深化改革,构建开放经济新体制,能够有重要的实质性进展。比如对于15年深化改革,在经济体制改革方面,内容就非常丰富,它包括要对行政审批、要对投资、价格、垄断行业等等多个领域进行改革。行政改革政府的力度不小,到去年底为止,中央政府已经累计取消,或者下放的行政审批权798项,地方政府出台了更多的措施。新的一年随着继续推进,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这样一个进程的加快,能够像这样一些标准体系的完善,规范市场的准入,科学实施,避免一放就乱,同时也一定要更好运用这些法律环境技术的手段,来让市场在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换句话说,不要多个政府机构以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为名,冒出一大批新的行政管理措施,这样使得过去我们老说的20个大官帽改一个大草帽,反而没有变。”

那么地方政府是否会在15年大干快上,借此机会推出大项目,出现09年时的过热现象呢?嘉宾刘克崮表示:“中央给出的概念已经比较有重大的改进,就是不要单纯追求GDP,要综合考虑我们的经济发展目标,五个方面,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环境。这个概念从十八大以后,三中全会和四中全会给的很清楚,这是重要的变化。”他指出并强调,地方政府要遵从客观事物发展的规律,不要过分强调人定胜天,多大的胆干出多大的事不符合规律的。“在2015年初,我们的地方干部多数是明白了的,我们中央在引导上要调整,考核的东西是什么,综合一下,我觉得他们的行为,主体会比14年健康的多。”对此,刘克崮表达了坚定的信心。

更多精彩请关注贵州卫视2015年1月19日晚22:10播出的《论道》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特别节目——《2015,新常态下的中国与世界》。(作者/王云 摄影/陈显忠)

(完)
初审编辑:孔薇
二审责任编辑:孔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