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媒看贵州 | 如画山水入眼来

人民日报 | 2019-08-17 08:14

人民日报刊发《如画山水入眼来》,报道景色迷人的贵州乌江源百里画廊。

这处美妙的风景,躲在离我们旅居的避暑村不远的深山峡谷之中,而我们在这里住了两个炎夏,竟没有去过。那天从织金洞回来,汽车经过一个岔路口,猛地看到指路牌,标识出乌江源百里画廊,心猛地一抖,难道这处美景就近在咫尺?回来一查,还真是,离我们只有几十公里。于是,村里的几个老友一合计,便约了两台车,来了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车子在高速公路上跑了一段后,便进入上上下下、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不知拐过多少个“之”字后,汽车在一处坪地停下。我们走下来,司机指指山脚下,要我们先到这里养养眼。一看,脚下是一个深谷,两岸的岩壁高达数百米,笔直地耸立在天地间。两壁之间,紧紧地挟着一湾绿水,那清澈碧绿的水面,十分平静,就如同是上天遗落在深山里的一块巨大的翡翠。小坪右侧的峭壁上,雕刻着几个大字:乌江源百里画廊。

  汽车载着我们,又在一个“之”字一个“之”字的下山公路上谨慎地走着。好一阵子,才把我们带到这块翡翠旁边。河道上停有几艘游艇。我们是最性急的游客,到得最早。

  水面十分平静。两岸的峭壁山峰,倒映在水中。气势恢宏的高壁险峰,全在三四百米之上,从天泻落,有如石瀑。壁间呈现着奇妙的图案,真是鬼斧神工。一湾湾绿水,紧紧地抱着这一块块峭壁,相依相偎。

  游船在河面上缓缓前行。我们趴在船舱边朝外张望,真是美不胜收。无论你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幅画。我们祖国美丽的山水,造就一代一代的大画家。而技艺更高、成就更大的画家,一定是大自然!

  深藏在贵州大山之中的乌江,全长一千多公里,横贯贵州的西部和北部,最后在重庆涪陵汇入长江,是长江的一级支流。千里乌江,千里画廊。我们行走的这一段,只是她上游的一小段。这里是一个高山人工湖泊——上世纪六十年代国家修建的东风水库。库区长达六十二公里,最宽处有一公里,最窄处只有六十米。

  水库大坝建起后,把这野马冲撞似的乌江水流锁住了。水面上升,河道上一个一个的急流险滩淹没了。在乌江的两道河源:三岔河和六冲河汇合处,形成了一个三叉形的东风湖。库区融高峡、平湖、溶洞、飞瀑于一体,被人们称道为“山似三峡而水胜三峡,水似漓江而山胜漓江”。

  追索数千万年以前,大地发生了一次翻天覆地的地壳运动——地质学上称之为“燕山运动”。这次地壳运动,在贵州地盘上形成一条西南往东北走向的大裂谷。裂谷底部就成了这乌江的河床。河床两岸,峰壁险峻,断层壁画,神秘多姿,怎么看,怎么美。

  约莫半个小时,游船上不少人同时发出惊呼声:啊!啊!举头一望,一条宏伟的天桥,跨立在数百米高的悬崖峭壁间。这是有名的鸭池河大桥。桥长一千四百五十米,桥面距水面达四百三十四米。这个高度,在全世界桥梁中位居前列。去年的国际桥梁大会上,它还获得了奖项。

  这一天江上的行程不足十公里,只不过是千里乌江的一段,然而,这如画的山水,扑面而来,进入我心深处,成为我心灵里永久的收藏!